首页 >> 党史党建 >> 微悦读
【文萃】中国古代政治制度研究的三种理路
2020年07月09日 09:0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评价》2019年第4期 作者:孙正军 字号
2020年07月09日 09:0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评价》2019年第4期 作者:孙正军
关键词:制度史;研究;政治制度

内容摘要:自20世纪90年代以降,一些敏锐的研究者还尝试提炼、总结制度研究的理论方法,其中明确通过标举概念揭橥研究理路的,以中文世界而论,即有邓小南倡导的“活”的制度史、阎步克主张的制度史观、刘后滨推动的政务运行机制研究、侯旭东提倡的日常统治研究,以及历史人类学研究者所持“结构过程”理论,等等。

关键词:制度史;研究;政治制度

作者简介:

  现代历史学于中国形成后,传统政治制度研究亦在其中占据重要篇幅。自20世纪90年代以降,一些敏锐的研究者还尝试提炼、总结制度研究的理论方法,其中明确通过标举概念揭橥研究理路的,以中文世界而论,即有邓小南倡导的“活”的制度史、阎步克主张的制度史观、刘后滨推动的政务运行机制研究、侯旭东提倡的日常统治研究,以及历史人类学研究者所持“结构过程”理论,等等。理论方法的提出表明制度研究已很深入,但同时也显现出对于什么是制度、如何研究制度,研究者之间还存在不少分歧。

  一、“活”的制度史:从文本制度到现实制度

  所谓“活”的制度史,按照邓小南定义,是指“一种从现实出发,注重发展变迁、注重相互关系的研究范式”。这种研究理路,“不再拘泥于典章的梳理,转而同时注意其功能与效用,注重动态的实施方式与运作过程”。由此可见,与基于史志及各种典章文献、着意于制度的结构、功能、等级、沿革等方面的传统制度史研究不同,“活”的制度史致力于探讨现实政治中实际运作的制度,这种制度并非静止的见于某一文本,也未必结构整齐、等级有序,而是一种动态的存在。

  在邓小南看来,制度的存在与否,端赖“它是否曾经通过运行过程体现出来”,没有付诸实施,没有在实施中产生效用,也就无所谓“制度”。因此,制度并非在现实政治之外客观独立地存在,而是依附于现实政治。只有在现实政治中发挥作用,对政治过程和政治行为产生影响,才是真实存在的制度,亦即“活”的制度。

  见于纸面的制度规定乃是精心设计的产物,是静止的、有形的;“活”的制度则依附于现实政治而生,变动不居。相比而言,后者的捕捉更为不易。关于此,邓小南提示了两个视角:作为“过程”的制度史和作为“关系”的制度史。要之,“过程”、“关系”视角下的制度史,旨在说明制度的形成及运行乃是历史基础、现实需求及各种关系合力作用下的产物,因此,认识制度也应从这三个维度予以把握。

  在“活”的制度史提出之前,对于文本制度之外的现实制度,学者并非没有关注,如早在20世纪20年代,梁启超即提示应重视制度的实际运作状况。不过“活”的制度史提出后,使得学者关注实际运作中的制度的意识更为明确、自觉,或者说起到凝聚议题、指引方向的作用,却也毋庸置疑。

  在“活”的制度史提出之后,邓小南继续在不同场合推进和深化此一研究理路。其中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以下两点。第一,明确以信息渠道、信息沟通,以及与之相关的政令文书为研究重点。第二,于“过程”“关系”视角外又增加“行为”视角。此外,制度运作如何纳入政治空间、提出制度文化概念等,也是邓小南后续对“活”的制度史的认识中值得重视的动向。

  二、制度史观:由制度观社会

  与“活”的制度史相比,“制度史观”一词正式问世稍晚一些,大约始于2009年出版的一部兼具学术与通俗性质的著作——《波峰与波谷——秦汉魏晋南北朝的政治文明》,在该书“序言”部分,阎步克首次提出要在经济史观和文化史观外采用“制度史观”。

  阎步克之所以提出制度史观,首先源自他对中国古代社会何者为重的认识。阎步克意识到中国古代乃是一个“政治优先”的社会,政治体制及其等级安排,在塑造社会形态上显示出巨大的权重。故在他看来,较之经济、文化,制度在塑造社会形态上往往更具决定性意义。

  其次,制度史观的提出,与阎步克对以往史观多强调历史阶段性差异的质疑不无关联。对中国历史“连续性”的强调,也是推动阎步克提出制度史观的重要因素。需要指出,尽管阎步克质疑经济史观和文化史观,但并不认为制度史观即可取代二者。

  制度史观的上述缘起,使得基于此的观察尤其注重挖掘政治体制在中国古代社会中的巨大意义,以及中国历史发展的延续性。可以看到,尽管彼时制度史观尚未提出,但阎步克对制度在中国古代社会中突出地位的认识以及中国历史连续性的思考已与制度史观下的观察完全一致。

  可以看到,与邓小南认为只有付诸实施、并在实施中产生效用的制度才是制度不同,阎步克更重视制度的主体性、独立性,强调制度并不依附于现实政治而存在。基于此,阎步克的制度史研究更愿意采用制度内部视角,注重梳理、挖掘制度设计内在的规则、原理。在最新的表述中,阎步克将制度内在的规则、原理称之为“技术原理”。

  另一方面,在制度史观的形成过程中,社会科学理论的启迪应也起到重要的催生作用。如所周知,阎步克善于从现代社会科学理论中汲取灵感,并能将社会科学理论的分析框架与历史学史实考订有机结合。

  与帕森斯相比,艾森斯塔得对制度史观的影响似乎更为直接。当然,艾森斯塔得对中国的认识还比较简单,他从“结构—功能”主义切入,导致其思考缺乏时间维度;专注于跨国家的比较分析,亦使得其对中国古代政治体系的理解浅尝辄止。阎步克则从中国历史的实际演进出发,将这种共时性的社会学思考内化为一种历时性的历史学观察,在细致梳理政治制度、政治体制长时段变迁的基础上,发现“中国政治体制在塑造社会形态上的巨大能动性,及其发展的连续性”。可以认为,正是经过这种“内化”,阎步克将现代社会科学理论融入中国历史实际,故能更为清晰地呈现制度在中国社会演进中的巨大意义,进而酝酿出制度史观。

  对“政治势力”的强调是近年来阎步克探讨传统政体问题时的重要补充。独立于政治制度的政治势力成为观察、阐述社会历史变迁的重要维度,对从制度史主体演化而来的制度史观下制度的地位或有削弱。不过另一方面,新维度的加入也使得制度史观更显完善,也更具解释力度。

  三、日常统治研究:文化人类学的知惠

  日常统治研究是侯旭东近年来所主张的一种研究思路,虽然在2005年,侯旭东已在公开的文字中使用“日常统治”一词,但作为一个兼具方法和对象的学术概念,其正式提出始于2008年的《传舍使用与汉帝国的日常统治》一文。

  那么何为日常统治?尽管侯旭东一再声明,日常统治并无领域与范围的意味,不是一块可以明确画出边界的独有领地,不过,日常统治也非毫无指涉。侯旭东所界定的日常统治并不完全等同于制度,但关注对象与制度有相当大的重合,不仅统治的主体包括大量官吏,处理的事务亦多与制度相关。基于此,笔者将日常统治研究视为制度研究的一种取径。

  对于统治日常的关注并非日常统治研究所独有,前述邓小南亦在多个场合提示需关注制度运行的日常状态。不过,侯旭东所谓日常统治研究仍有侧重,即更强调观察角度、思考或提问方式的独特。据此可知,侯旭东并不执着于明确日常统治研究的范围,而是强调日常统治研究在思考方式和问题意识对于文化人类学的借用。

  和邓小南提出“活”的制度史、阎步克提出制度史观乃是基于长期研究的积累一样,侯旭东提出日常统治研究同样渊源有自。至少在日常统治研究提出前的四五年,侯旭东已关注国家的日常统治。从实际发表的文字看,这一研究取向可能出现更早。

  侯旭东关注日常,得益于社会学尤其是人类学的知惠。这样的学术背景,也深刻影响了侯旭东对制度的认识。侯旭东亦重视从人的行为观察制度。

  基于上述认识,侯旭东在对日常统治的研究中亦注重从人与制度的关系考察制度,此即“关系思维”。侯旭东特别阐明他对制度的分析侧重“从人的角度分析人与制度的关系”,关注“人(皇帝、官吏与百姓)如何与制度周旋”。侯旭东还阐明日常统治研究的另外两种分析方法:“语境分析”和“过程分析”。显然,无论是“语境分析”还是“过程分析”,都离不开人的参与。这两种分析方法,同样植根于侯旭东对制度的认识。

  余论

  如前所述,“活”的制度史披露于2001年,制度史观于2009年明确提出,日常统治研究在2008年正式问世。在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学者们先后提出三种理解制度的方式,这不得不说是一件很巧合的事。当然,若从他们自身的学术脉络看,“巧合”背后却又顺理成章。可以看到,无论是对既有研究的延伸、发展,还是对之前研究的挑战、质疑,三种研究理路的提出都与三位学者此前的学术积累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均是在各自已有研究基础之上的总结与提炼。

  20世纪以来的中国古代政治制度研究,在90年代以前,大抵采用内部视角,制度的结构、功能是学者关注的焦点,诞生了极为丰富的研究成果。这些本自典章文献所记成文制度的探讨,犹如传统“百官志”或“职官志”的现代书写,奠定了我们对中国古代政治制度的基本理解。自20世纪90年代以降,学者越来越多地意识到制度条文与制度现实间的差距,意识到制度运作过程中出现的变异和扭曲,由此转而采用外部视角,致力于考察制度实际运作的效果和过程。不过,这种研究取向上的年代差别,并不意味着前者已无价值,后者可取而代之。因此,正如通往罗马的大道不止一条,未来的制度史研究,视角也不应偏于一端,因应不同的分析对象或问题意识,采用不同的观察视角,甚至在一些场合,两种视角兼而用之。唯如此,制度史研究才能宏观与微观兼备,静态与动态结合,从而真切、全面地把握历史中存在的各种制度。

    

  (作者单位: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原题《何为制度——中国古代政治制度研究的三种理路》,《中国社会科学评价》2019年第4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黄小强/摘)

作者简介

姓名:孙正军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禹瑞丽)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