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网原创
西双版纳傣乡纪行
2021年11月26日 10:5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屈永仙 字号
2021年11月26日 10:5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屈永仙
关键词:西双版纳;傣族文化

内容摘要:

关键词:西双版纳;傣族文化

作者简介:

  6月,正值稻花飘香季节,我们到美丽的西双版纳考察傣族文化的传承现状。同事禁不住感叹:“来到西双版纳的傣族新寨子,让我相信共产主义社会是真的可以实现!”我也不禁感叹:“难怪会有那么多人来西双版纳旅游几天或者出差就顺道在这里买房了。”

  西双版纳真是一个来了不想走,走了还想再来的地方。同事发出这样的感叹,大概是因为他来自东北,极具异域风情的南国景象给他极大的视觉冲击力。蓝天白云下是满目翠绿的热带雨林植被,一簇簇鸡枞状的傣族民居紧紧相依坐落在田间或山脚下,金碧辉煌的佛寺掩映在榕树旁,竹笋一样的佛塔与菩提树相伴,稻香环绕的傣乡美极了。美不胜收的傣族寨子,在西双版纳随处可见,这是西双版纳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成果。傣族的发展,既要抓住社会经济发展的历史机遇,也要传承好优秀传统文化,在这个过程中就面临着许多问题,需要探索新的办法。勐遮镇的曼拉是美丽乡村建设的典范,而橄榄坝傣族园则是保护传统文化的样本。

在曼拉,路不拾遗

  曼拉是个自然寨,隶属勐海县勐遮镇曼恩村委会。

  它坐落在一个小山包脚下,和其他傣寨一样,曼拉建设得犹如花园一样,道路两旁和民居门口都种着赏心悦目的花草。有的家庭开了农家乐,顺带出售自家生产的农产品,有的则沿着巷道经营起小卖部。每家每户门口都有一个户牌,上面标着号码,写着住房登记为A级。整个村寨犹如开放式的空间,游客可以穿堂过道甚至入户欣赏这些民居内部,传统的干栏式结构下是现代的家居摆设,显得窗明几净。我们一行人随机进入一户人家,客厅中陈列着普洱茶饼,只是不见主人,后来才有咩套(奶奶)闻声出来,她带着慈祥的笑用傣语让我们随意参观。廊檐下挂着吊兰和藤蔓,庭院中有栀子花开,稍远处种着芒果和芭蕉。可以发现,整个村寨都是高度均质化的小康之家。

曼拉村巷道一角 作者/供图

  除了美好的家园令人赞叹外,曼拉还有三个特点:第一个是“没有了围墙”,去除了邻里隔阂。据说过去家家户户都被红土泥墙或铁皮包围,为了防盗总是户门紧闭,邻居间“粗茶一包拉家常,火塘一亮老少乐”的现象早已不见。村寨的改革是从2007年启动的,直到2016年党支部在听取广大民众的意见后开始大力整改,决定将90户共计2980米长的围墙全部拆除,代之以各色花圃。同时在周边建立配套的公共设施,有了厕所和文化活动中心,整个寨子顿时改头换面。第二个是“没有了脏乱”,村民养成了良好的公共卫生习惯。过去生活垃圾乱堆,烈日下尘土飞扬,蚊虫肆虐,村民居住环境堪忧。为了改善这种情况,村支书带着村民订立村规,统一建立起“以干净整洁为荣”的理念,逐渐告别脏乱差的现象。一时的卫生整改只能治标,养成良好的公共卫生习惯才是治本。第三个是“没有了矛盾”,消除邻里纠纷,简化人情关系。各民族都有自己的风俗习惯,但是有些旧习陋习已经成为生产生活的枷锁。针对这种情况,曼拉村支部有新的办法,从2016年至2020年间三次修订了《村规民约》并刻在石板书上,立于佛寺门口——这里是村寨人流的集散地。十条村规从赡养老人、教育子女、遵纪守法、诚信做人等方面都做出了奖励或惩罚的细则,并于2020年7月份由村民代表大会表决通过。

  驱车离开曼拉的时候,可以看到村外围是一片试验田,有若干科研机构在这里做水稻试验,其中“云南大学试验站”的牌子就赫然立在田边。其实,整个曼恩村民小组都是云南省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试点村。这个纯少数民族村寨,既有先天的自然条件,也靠自身与时俱进的思想转变。他们保持着传统的水稻种植和家庭手工业,也积极进军茶叶加工业和橡胶业。在多元化的经济模式下,本地傣族村民都实现了勤劳致富。如今,党组织已经是村民的主心骨,他们勇于担当敢于探索,带着百姓共同迈入幸福的小康生活。

橄榄坝傣族文化园生机勃勃

  要了解西双版纳的傣族文化,可以去橄榄坝傣族园。这个地方傣语称“勐罕”,意思是卷布(席)的平地。如今的橄榄坝,是傣族文化的博物馆,五个自然村寨(曼春满、曼将、曼咋、曼听、曼嘎)完整地保留和传承着傣家干栏式建筑。这里还是各种傣族传统文化和技艺的展示场所,有贝叶经制作、棉麻纺织、首饰打制、甘蔗榨糖、手工制陶、章哈演唱、情歌对唱、泼水节活动等。1982年,傣族园被定为“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凡是来到这里的人,无不折服于她的静谧之美。

  村寨是民族传统文化得以持久发展和传承的语境,在各民族中就设置了很多文化保护村寨,如西江的千户苗寨,车江的三宝侗寨等,而橄榄坝傣族园则是保存傣族原生态文化的地方。对这里的傣族人来说,制作银饰是一种谋生手段,演唱史诗是章哈的职业,制作贝叶经是佛寺僧人的工作。更多的人还是过着稻作农耕生活,大体延续着传统的生活模式。无论是物质文化还是非物质文化,都是本地村民生活的组成部分,传统文化只是一种生活方式。对村寨或社区的保护就是对文化传承语境的保护。

  曼春满,意思是“花园寨”,是傣族园中最大的一个寨子,这里坐落着赫赫有名的古佛寺——曼春满佛寺。据民间传说,这是佛教传入西双版纳后修建的第一座佛寺;在整个东南亚一直享有盛名,每年都有斯里兰卡、泰国、缅甸、老挝等各地僧人前来朝拜和诵经。

  曼春满佛寺是个美丽的婆娑世界。在蓝天白云下,只见佛寺屋顶的梵铃摇曳,佛堂柱子和墙壁上的金水印壁画在阳光下闪闪发光,鱼鳞式的瓦片颜色有些斑驳,有一种典雅的岁月痕迹。佛寺内种着各种花草,小叶榕就在门前撒下阴凉,槟榔树和贝多罗树与佛塔比肩,树枝上生长着寄生兰和石斛,垂下一串串娇滴滴的花。树底下有石槽,槽中盛开着淡紫色小睡莲。

橄榄坝贝叶经制作技艺保护传习所 作者/供图

  佛寺也是一个艺术馆和图书馆。墙壁上略有褪色的壁画讲述的是佛祖巡游记或某部史诗中的故事;有的墙壁上绘有浮雕,有菩提树、菩萨、天女、莲花等形象;庭院中有金鸡、白象、那迦(蛇)、麒麟等雕塑;还有立起来随风飘扬的各色佛幡、纸幡、纸旗等;更有内容丰富的贝叶经、棉纸经放在佛堂内可供阅读。傣族民众在这里可以受到艺术的熏陶并获得文化知识。

  佛寺还是傣族民众的精神家园。入夏安居期从9月持续到12月,这期间人们定期聚集在佛寺中,为已故的祖先神灵滴水祝福,也为健在的亲友诵经祈福。年轻人在这里可以聆听老人们的教诲,中年朋友在这里互相倾诉生活的酸甜苦辣,耄耋老者可以在佛堂中缓解对死亡的恐惧,人们在此都能够找到自己的精神依托。

新农村中的傣族文化传承新模式

  傣族文化植根于中华灿烂的文化沃土,又在印度次大陆文化的影响下极具创新性并实现了华丽的蜕变,创造了独特的贝叶文化。在众多的南方少数民族中,傣族人口约120万,并不算人口规模较大的民族,然而傣族的贝叶文化在南方多元文化中却占有着重要地位。

  在南传佛教逐渐传播的过程中,傣族先民创制了自己的文字并从此进入了“文字时代”。那些在“前文字时代”里创造和口耳相传的神话故事、传说和历史大部分被记载下来,写在贝叶经、棉纸经中。傣族文化的传承,形成了书面与口头二元并进的模式。以傣族史诗为例,一方面,章哈歌手依然在民间各种活动中口头传唱史诗;另一方面,人们可以在佛堂里诵读史诗文本。口头传承与书写传承之间也并非泾渭分明,很多章哈本身是还俗的僧侣,熟悉典故和诗歌韵律,因此善于创作诗歌并成为歌手。

  傣族传统文化的传承,需要世俗民众与佛寺僧人的合作。越来越多的人读不懂老傣文书写的典籍,傣族民间不乏精英分子担忧着传统文化的传承问题。过去国家义务教育没有普及的时候,佛寺就是男子接受教育和学习文字的地方。如今科学教育普及,极少有人从小入寺为僧学习了,佛寺不可逆转地丧失了教育机构的角色。然而佛教的其他功能还在,它是贝叶经典传承中心,是老傣文教育基地,也是连接生者与亡灵的庙堂,是解锁傣族文化的钥匙。在这里,可以找到善讲历史故事的老者,可以找到实践民俗节日的妇女,还可以看到披着袈裟放学归来的孩童。

  傣族传统文化传承所面临的困局,需要内部的主动改革和外部的刺激与帮助。有的学校如勐遮中学已设有文化活动中心,对民族传统文化感兴趣的学生,可以在空余时间里学习傣文书法、象脚鼓、民歌演唱等技艺。也有的佛寺比较灵活,举行寒暑假短期傣文培训,还有的学生白天在学校学习,晚间到佛寺学习。傣族青少年到佛寺学习并非宗教意义上的皈依,实际上是了解贝叶文化的传统方式。西双版纳独特的自然环境和民族文化,一直以来都受到外界的广泛关注,每年都有大批人来采风或考察。浓郁的亚热带自然风光和旖旎的傣寨风情,为画家们提供了丰富的创作素材。多元的少数民族村寨,也是社会科研工作者调研的理想基地。西双版纳不仅有各种研究中心和国家公园,还有许多新近的社科项目。例如云南大学人类学、社会学的“乡村之眼”项目,鼓励学生用新传媒技术记录傣族社会变迁。这些来自外部的各种力量都对傣族民族文化的传承具有重要作用。

  民族文化传承虽然面临许多困境和挑战,改革的道路上有许多坎坷,但傣族民众一直努力传承着自己的优秀文化。傣寨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

作者简介

姓名:屈永仙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闫琪)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