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学 >> 原创首发
长江流域是我国古丝绸文明的重要发源地 ——访武汉大学长江文明考古研究院院长刘礼堂
2021年08月06日 09:4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明海英 字号
2021年08月06日 09:4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明海英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丝绸是中华文明的标志物之一,在中国古代贸易互通、国家政治、经济、文化领域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中国因盛产丝绸,曾被冠以“丝国”之称。

  丝绸生产历史悠久,传说在黄帝时代,嫘祖发明“养蚕取丝”并授之于民。长江流域在中国丝绸文明中的地位和作用如何呢?围绕相关问题,记者采访了武汉大学长江文明考古研究院院长刘礼堂。

  中国社会科学网:请结合考古发现谈谈长江流域在早期丝绸文明中的地位?

  刘礼堂:从考古发现来看,长江下游地区的古丝绸产业非常发达。良渚文化钱山漾遗址出土的绢片、丝带和丝线,是我国南方出土的最早的丝绸实物,距今4700多年。虽然,黄河流域最早的丝绸实物,是河南荥阳汪沟遗址发现的桑蚕丝残留物,距今5000年左右,但它的完整性比不上钱山漾遗物。此外,吴江梅堰遗址出土黑陶器表面有“蚕纹”图案,以及河姆渡遗址出土的纺轮,也是新石器时代长江下游地区已有较成熟丝织业的有力证据。

  我们今天尚未在长江中游地区发现比较早的丝绸实物,但是宜昌的朝天嘴、中堡岛、杨家湾等新石器时代遗址,以及周边的湖北枝江关庙山、京山屈家岭、当阳季家湖、天门石家河、湖南安乡汤家岗等众多遗址,都发现了陶质或石质纺轮,时代在距今6000多年到4000多年之间,这是长江中游地区拥有古丝绸纺织业的间接证据。而以长江中游为中心的楚国地区则出土众多丝绸遗物,说明先秦时期长江中游地区丝织业的繁盛。这种繁荣景象不是一朝一夕能够造就的,可以推断该地区在更早的新石器时代应该存在丝绸生产的漫长积累。以上考古发现表明,长江中下游地区是我国丝绸文明的重要起源地,丝绸生产在长江流域、黄河流域几乎是同时同步出现和发展的。

  长江上游地区之前没有发现较早的丝绸生产痕迹。但是,今年在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的考古发掘中发现了3000多年前的丝织品残留物,这一地区在早期丝绸文明中的地位还需要更进一步的考古发现去验证。

  中国社会科学网:也就是说,从丝绸生产的起源来看,长江流域与黄河流域是同样重要的。那么,在后来漫长的信史时代,长江流域的丝绸生产在中国丝绸文明的发展历程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

  刘礼堂:刚才说到,长江中游地区出土的先秦丝绸遗物是相当可观的,这反映了长江流域丝织业在古代早期的发展状况。同一时期北方的齐纨、鲁缟、卫锦也都是很有代表性的丝织品,整体上来说,当时我国的丝绸文明主要集中在长江和黄河的中下游地区。到了汉代,产自长江上游地区的蜀锦异军突起;南朝时期长江下游的云锦也日渐兴盛。唐以后,随着经济重心南移,加上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我国丝绸文明的重心也逐渐向长江流域倾斜。据统计,北宋时期长江流域上缴的丝织品是黄河流域的3倍以上,南宋时长江流域已经出现专业的“机户”,元代开始有了受到雇佣的“织工”。由此可见,当时的丝织业不仅规模大,在生产方式上也出现了重大变革。

  整个信史时代,长江流域在我国丝绸文明发展中的地位是越来越高的,这有着诸多方面的表现。比如,丝织业的繁荣促进了中国古代晚期城镇的发展。明清时期长江流域的南京、苏州、湖州、松江等城市以及盛泽镇、南浔镇等名镇因为丝织业而兴盛。再如,刺绣文化是丝绸文化的高级形态,是中国丝绸产业皇冠上的明珠,名绣的形成,则是丝绸产业高度商业化、品牌化的结果。中国四大名绣,蜀绣、湘绣、苏绣、粤绣,有三个在长江流域,并且均匀地分布在长江上、中、下游地区。这些都从不同侧面反映出长江流域对于我国古代丝绸文明发展的重要性。

  中国社会科学网:今天,说起陆上丝绸之路就会想到长安、河西走廊、西域等,说起海上丝绸之路会想起泉州、广州这些沿海港口。在这样印象中,似乎长江流域没有深度参与到中国古代对外丝绸贸易中去。事实是这样吗?长江流域仅仅是丝绸产地吗?

  刘礼堂:长江流域作为重要的丝绸产地,与对外丝绸贸易关系密切。长江流域与中国古代对外丝绸贸易产生联系,主要有四条途径:陆上丝绸之路,南方丝绸之路,西南茶马古道,海上丝绸之路。

  一般认为陆上丝绸之路的起点是长安,但是在这条路沿线,包括新疆阿斯塔那-哈拉和卓古墓群在内的许多遗址中都发现了大量的蜀锦,就连大名鼎鼎的尼雅遗址“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织锦也来自蜀地。所以,有学者认为应当把陆上丝绸之路的南起点定在成都。当然,线路起点究竟是成都还是长安,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还有待讨论,但毫无疑问的是,长江上游地区的丝绸是深度参与到陆上丝绸之路的对外贸易中去的。

  相对而言,长江上游地区与南方丝绸之路、西南茶马古道的关系更为明确。南方丝绸之路是一条比陆上丝绸之路更古老的道路,以成都为起点,经云南、缅甸通往南亚,蜀锦也就沿着这条道路传播到了南亚地区。而西南茶马古道的滇藏、川藏、青藏三条主要线路中,滇藏、川藏两线都是由长江上游地区通往藏地,之后进入南亚、东南亚地区,丝绸是其中流通的重要商品;青藏线上,也不乏产自长江上游地区的蜀锦,它们往往被转运到陕南、甘肃之后,再进入青海、西藏。这三条对外贸易路线主要与长江上游地区有关。

  海上丝绸之路与长江全流域产生了紧密的联系。一方面,长江下游地区的丝绸贸易是海上丝路贸易的重要组成部分。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港口宁波港即以长江下游地区为经济腹地,二者可谓密切相关、休戚与共。并且,古代也一直有商路从长江下游地区通达泉州、广州等地,之后再进入海上丝绸之路。另一方面,长江自古就是黄金水道,上、中、下游之间一直保持着频繁的经济互动,这就意味着上游出产的蜀锦和中游出产的丝织品能够顺流而下,通过下游地区的贸易进入海上丝路贸易体系。

  可以说,陆上丝绸之路、南方丝绸之路、西南茶马古道、海上丝绸之路这四条古代贸易大通道向不同的方向延伸,使长江流域成为了参与古代对外丝绸贸易的重要区域。

作者简介

姓名:明海英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