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原创
【哈尔滨革命史志】关于伍连德禁烟运动的思考
2021年11月10日 11:1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蒙延起 苏蝶 字号
2021年11月10日 11:1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蒙延起 苏蝶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伍连德(1879年3月10日—1960年1月21日),祖籍广东台山,英国剑桥大学医学博士,中国卫生防疫、检疫事业创始人,中国现代医学、微生物学、流行病学、医学教育和医学史等领域的先驱。伍氏主持两次防治鼠疫和两次防治霍乱等重大疫情的工作,首次提出了肺鼠疫的观点,总结了一整套防治鼠疫的方法,发明了伍氏口罩,仅用百余天时间即取得了人类首次在大城市阻击疫情的胜利!可以说,他真正地做到了“于国于民,是谓医者;于世于时,是谓仁者。”

  在中国近代史上,提起禁烟运动,人们往往会想起民族英雄林则徐,然而,在清末的哈尔滨,同样有一位与禁烟运动有关的人物——伍连德,虽然他的成就在抗击鼠疫方面更加为人津津乐道,但其为禁烟运动所做出的贡献也同样令人瞩目。伍连德一生为我国的禁烟工作付出了巨大的心血,屡败屡战,初心不改,坚持让鸦片不再危害中国。

“烟”的历史

  “鸦片是监狱里一扇未锁的门,它把人引入牢笼。”16世纪的欧洲,鸦片主要是作为一种药物使用(尽管如今看来这种药物在当时被滥用了),但当时落后的医疗使得鸦片被看作万能神药,甚至被称之为“永生石”。英国用鸦片和战争打开了中国的大门,使得美丽的罂粟花结出罪恶的果实。甚至在21世纪的今天,鸦片之类的毒品仍然在一些国家光明正大地劫掠人的健康和财富。伍连德曾经这样描述过鸦片倾销中国的情形:“……烟祸普及全国,不论贫富,均染此癖。富者多吸印度烟,因其香气十足;贫者虽购较贱之土,然价亦不廉。他们宁愿节衣缩食,而大烟不可不抽,成了习惯以后,弄得身体羸弱,骨瘦如柴,不能再运用体力,以从事劳作。因此家境益坏,最后乃卖子鬻女,苟延残喘,以致于贫病交迫而死。”当时的鸦片已经具有极强的成瘾性,对身体危害极大,根据伍连德的描述,我们似乎看到了那些因吸食鸦片瘦骨嶙峋的“瘾君子”,鸦片对近代中国乃至世界所造成的危害是巨大的。

 伍连德的禁烟行动

  结束学习生涯的伍连德回到家乡后,很快就在故乡槟城成为了当地的禁烟领袖,他在那里创建了槟城禁烟团体武善社以及禁烟协会戒烟社,并且分别担任禁烟协会主席和主治医师。再加上伍连德在当地积极从事社会活动,如反对赌博、提倡男性剪辫子、女性入学等为当地华人谋利益的举动,使得他成为南洋地区与林文庆、宋旺相并称的“海峡华人三杰”。而伍连德第一次发起大规模禁烟运动是在1906年3月,他“召集了马来半岛海峡殖民地禁烟大会,吸引了三千名社会各界人士参加”,并且在他的主持下,禁烟大会通过了几项决议,其中包括禀请政府当局严格管制鸦片贸易,呼吁民间社会合力推行禁烟运动。但让殖民政府感到不悦的决议是,大会吁请政府废除行之多年的鸦片饷码制度,即以最高价得标的拍卖承包制度,它也是英殖民政府主要的财政来源。伍连德博士所做的一切得罪了毒品贩和英殖民地当局,他受到来自多方的恐吓威胁和报复——政府派人搜查他的诊所,以非法拥有受管制的药品处以罚款。在槟城主持禁毒受挫,并没有打消伍连德禁烟的念头,遭人暗算、打击报复促成他毅然归国。

  1911年是个动荡之年,此时在哈尔滨担任外务府总医官进行防治鼠疫工作的伍连德突然接到了外务府的电报,朝廷下令要他“和驻德公使梁镇东,清华大学校长唐国安组成三人代表团,赴海牙参加国际鸦片会议,代表政府签署国际鸦片公约。”到了海牙,伍连德代表中国政府庄重地在全球禁毒公约上签字,也正式开启了中国官方禁毒的历史。但是在伍连德出国期间,国内已是天翻地覆,孙中山的辛亥革命成功了,而袁世凯却当上了临时大总统。远在国外的伍连德并不知道国内的具体情况,所以也急切地想回到国内,一方面是了解国内局势,另一方面是去哈尔滨处理“因为改朝换代的混乱而几乎停滞的防疫总处的组建工作”。

  回国后,伍连德一方面从事着抗击鼠疫的工作,一方面为中国的公共卫生健康贡献力量。他在1915年联合当时的医界精英,共同发起并成功创建了中华医学会,从此以后,他便利用医学会以及一切社会力量,力谏政府推行禁烟运动。正是伍连德以及学会的努力,使得中国政府在1916年11月16日宣布了严禁鸦片的政策。但是“在正式生效期以前,上海的犹太商人大规模囤积鸦片,1918年12月4日,中国政府费银二千四百万收购了这批鸦片。伍连德和陈遗范受命,于1919年1月8日到27日之间在上海焚烧这批鸦片。这是继虎门销烟后的另一次大规模焚烧鸦片。”

  在上海销烟之后,伍连德便把禁毒运动的注意力转移到了毒品在中国的流通。如果只是禁止鸦片贸易以及销烟是不可能彻底解决毒品问题的,根本的办法还是要彻底杜绝毒品的流通,并将毒品的用途仅限于医学领域。而现实情况却非常不理想,甚至可以用“孤胆英雄”来形容伍连德在禁毒领域的工作。禁毒力度的加大导致了鸦片交易利润的提高,不少贫困国家以种植鸦片作为重要财政来源,而当时的中国军阀混战、日本帝国主义屡屡侵犯中国,这就使得毒品问题不仅仅是一个公共健康与医学问题,它还牵扯着巨大的经济利益与政治利益。1920年,伍连德发表了一篇有关中国毒品状况的文章,文中提到“证明吗啡已经流入中国,成为在中国增长速度最快的毒品。1919年流入中国的吗啡比1911年增加了5倍,这是因为法国、日本和瑞士政府暗中支持的结果。”而尽管法国、日本以及瑞士都曾签署了全球禁毒公约,但是这些国家为了巨大的利润,对处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中国肆无忌惮地倾销毒品,伍连德对此极为愤慨,这更加坚定了他坚持禁烟运动的决心。

  1925年10月,东京举行第六届远东热带医学会议,伍连德先是做关于鼠疫防治的报告,又做了鸦片对公共健康影响的报告。他在会议上大声质问:“为什么到现在,依旧有人宣传鸦片和喝酒一样危害不大?或者说东方人吸鸦片等于西方人喝酒?这种违背医学常识,明目张胆地为鸦片交易背书的言论为什么还有市场?远东的医学界是否应该为此承担责任?”“现在,在某些国家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另外一种危害更大的毒品,海洛因已经进入中国北方。这种成为白粉的东西被加在香烟中,因此产生更多的瘾君子,其结果更为严重。”伍连德在报告中用数据陈述了毒品自在中国横行以来所产生的巨大危害,同时也谴责了那些声称鸦片不仅无害而且有益的伪科学的理论。在报告的最后,伍连德“提出议案,建议与会的科学家签署声明,共同努力限制毒品的流通”,大会就伍连德的议案进行表决,站在支持日本政府对华毒品贸易的日本代表集体退场,而其他各国的代表则一致赞同。

  之后,伍连德积极支持建立戒毒医院,并主持了戒毒项目,但是,由于战乱,一些规划都成为了泡影。在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很快彻底地控制了毒品的泛滥,使暮年的伍连德感到万分的欣慰。他本来以为这一生看不到这一天了,没有想到共产党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解决了这个问题。在全国范围内全面禁毒成功,是共产党的一大政绩,也是伍连德等经历过毒品泛滥年代的人们大为赞扬新中国的一个主要原因。”

  在近代史上,中国的禁毒工作可以说是十分曲折,从林则徐虎门销烟,到伍连德一生中大部分时间在中国力推的禁烟运动,结局都以失败告终。从这里也可以看出,要想从根本上解决牵扯到巨大经济利益的毒品问题,在一个积贫积弱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国家是难上加难,只有在一个强大的、主权完整的国家才有足够能力解决这种复杂问题。

 伍连德禁烟运动历史之思

  阻碍伍连德禁烟运动的原因之一就是巨大的经济利益。伍连德对于中国反复种植罂粟的事情感到非常惋惜。他分析主要原因是军阀混战,而军饷却大多只能从鸦片税而来。他谈道:“今日在学校里,教师虽竭力宣传鸦片之毒,而政府却在此毒品上征税,不以为耻。”“中国多年来不断为禁毒而奋斗”“此祸不除,国将无存!”鸦片所带来的巨大经济价值,大国、小国,弱国、强国都难以抵抗。但是,毒品终究是毒品,它的危害性绝不是它带来的经济利润所能弥补的,如果再出现像上个世纪那样不仅国民大面积吸食鸦片,就连官兵乃至政府官员都吸食的情况,那么这将会对整个国家的精神面貌乃至国家发展带来巨大威胁,因此,它坚决不该用来交易乃至成为瘾君子的快感来源,应严格控制它在医疗领域的使用。

  从林则徐到伍连德,他们所走的是一条需要用生命铺就的道路,在他们的时代,他们所处的历史环境,他们所从事的事业困难重重,但还是义无反顾,为了国家,为了民族,顽强搏斗。伍连德要幸运的多,在他禁毒的年代,在全球范围至少已经有了限制毒品的意识。但是,这不代表禁毒的路会变得平坦。禁毒,意味着选择站在唯利是图的鸦片商人的对立面,意味着与为了利润不择手段的贸易、无道德的观念相对抗,最可怕的是,利用鸦片为手段,处心积虑吞并中国的帝国主义。

  历史事件或传奇故事里尘封的人和事,当抖落了覆盖于其上的尘烟,就不再是故纸堆里干巴巴的符号。所谓传奇,不过是外人赋予的一种想象,他们所经历的都是时代大背景与个人命运交织下的真实生活。

  【本文系黑龙江大学学生学理论课题“黑龙江红色基因探源——挖掘凝聚在‘中东铁路’上的红色印记”研究成果】

  (作者单位:黑龙江大学哲学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蒙延起 苏蝶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阮益嫘)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