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团体
理论社会学回应现实关切
2020年10月19日 14:0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清俐 卢建如 字号
2020年10月19日 14:0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清俐 卢建如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近年来,我国社会学扎根本土社会现实,在社会学理论领域取得长足发展,尤其体现在本土化理论的拓展方面。近日召开的2020年中国社会学学术年会“理论社会学”论坛,旨在共同探讨当前国内外社会学理论新观点、新视角及未来发展。与会学者围绕“对经典与现当代社会学理论的阐释与反思”“对社会理论新发展、新思想的研究”“社会理论发展与中国经验”“社会理论与中国社会学话语体系的构建”等议题展开深入探讨。

  加强宏观理论研究

  长期以来,社会学在中国的发展以重视经验研究、贴近社会现实为特色,学界对如何发展社会学的理论研究多次展开讨论。南京大学社会学院院长、教授成伯清认为,中国社会学研究近年来进入了一个全新阶段,从曾经以西方话语为中心走向了更多具有自主性的专门研究,如网络理论、时空社会学、不确定与风险研究。归根结底,中国社会学的理论思考要回应中国现实社会发展中面临的急切、紧迫的问题。

  学科自信是学科走向成熟的重要标志,也是学科创新发展的必由之路。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社会学系主任林聚任表示,学科自信依赖于话语体系构建。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学话语体系已经引发学界共鸣,中国改革开放的发展经验为构建中国社会学话语体系创建了良好基础。学科自信的实现路径包括两个方面:一是理论路径,注重发掘利用我国自身的话语资源,构建话语体系;二是经验路径,有竞争力的话语理论需得到社会实践的有力支持,我们应在我国成功的实践经验基础上,构建具有中国特质和中国立场的有生命力的话语体系。构建我国社会学话语体系具有理论和现实的可能性。

  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教授文军分析到,当前的社会学过于强调专业性和学科自身的独特性,导致社会学分工越来越专业化和职业化。社会学研究表现出碎片化、微观化,缺乏追述宏观社会现象和概括社会发展规律的能力。

  社会学研究应从时间和空间上对社会历史变迁进行整体把握。在北京大学教授谢立中看来,长期以来,社会学理论研究相对滞后于经验研究,如果缺乏宏大理论,对社会现实的各项研究或将陷入各自为政、盲目进行的局面。然而,西方社会学家默顿提出“从经验研究到中层理论再到一般理论”的经验主义社会学发展道路在实践中难以实现。事实上,社会学可以先形成一般理论,从中演绎出中层理论,再指导经验研究,通过经验研究检验中层理论及它们所出自的一般理论,进而逐步完善一般理论。

  立足新实践研究传统经验

  网络社会与信息化时代改变了人们的生活,社会学也面临一系列新的理论思考。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刘少杰注意到,长期以来社会学的经验论立场是对欧洲哲学经验论的承继,但是在信息化时代,传统上被广泛运用的地方经验论和结构经验论表现出局限性。“以信息为生产对象、主要资源和支配权力的信息化时代,是利用信息技术开展互联网活动而形成的超越地方空间新经验,具有缺场性、脱域性、传递性、流动性、间接性、无边界等新特点。”刘少杰认为,这需要变革社会学研究观念,立足新经验、面对新经验,在与新经验的紧密联系中研究传统经验,重视主观性,在主体间的关系中观察和分析客观。

  有学者将信息化时代称为“后真相时代”。对此,南京大学社会学院教授郑作彧认为,由于人们接收的信息日益丰富,信息复杂性超过了人们能处理的程度,在当今社会,真实开始以一种不同以往的形式被建构出来。在网络时代,学校教育与大众传媒是建构“当代真实”的两种社会系统,我们的所知决定了我们的体验。例如,大众传媒使用各种大数据和演算法推送数据给我们,让我们无法了解世界的全貌,从而进入一个后真相时代。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社会学系教授赵万里提到,教育和媒体并不能完全隔绝人们的体验,很多时候人们只是来不及体验或只能选择性地体验。

  建构社会治理研究的宏观理论

  党的十九大报告对于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提出一系列新理念新举措,社会治理研究成为近年来我国社会学的主要学术增长点之一。

  社会治理共同体是基于共同利益诉求、共同商议机制、共同行动规则的共建共治共享。共建是共享的必要前提,共享是共建的必然要求,二者的良性互动推动了共治的全过程实践。内蒙古科技大学文法学院教授王力平表示,社会治理共同体的建设既要深入剖析治理的社会逻辑,也要揭示新时代社会机制与社会力量的多面向和策略性倾向。坚持和完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制度,充分展现了科学性和前瞻性、本土性和全球性的高度统一,深刻揭示了坚持和完善社会治理制度同全面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内在逻辑关系。学界应深刻领会把握我国社会治理制度的深层结构和发展方向,不断探索总结建设社会治理共同体的新经验,在推进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方面,走出中国话语的自信道路。

  当前社会治理研究的基本特点是偏向技术性操作,缺乏基于宏大理论背景下的思考。成伯清提到,如果仅关注技术层面,社会治理研究易走向“矮化”,从而忽略对深层次结构性问题的社会理论思考。未来我们应将社会治理创新放在社会学总体性的宏观视角下进行分析,运用丰富的理论资源,思考结构性议题。

  如何在不确定性的世界中寻找甚至创造确定性,成为社会学面临的重要课题。文军认为,随着各种流动性元素的增加,各种边界变得模糊化,不确定性现象增加,社会学研究面临挑战。通过对风险与不确定性的研究,社会学研究的边界不断拓展。社会学对风险研究的最大贡献在于,使人们认识到风险与社会紧密相关,风险问题深深根植于社会生活;同时,将“风险”与“不确定性”概念进行区分,并从风险治理引向了不确定性治理。社会学强调从社会、文化等角度共同探究风险问题,形成一种多元的分析方法,运用系统理论的方法加强对风险的不确定治理。“不确定性”社会学的研究范畴包括人类知识与技术的不确定性及其影响、社会身份与认知的不确定性、人生际遇的不确定性、社会关系的不确定性、发展环境的不确定性等。应对“不确定性”,制度创设是重点,通过对行动主体预期的引导和保护,向行动主体提供应对不确定性的社会建制,还应积极探索弹性治理的方式。

  论坛由中国社会学会理论社会学专业委员会主办,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社会学系承办。

  中国社会科学报记者 张清俐 通讯员 卢建如

作者简介

姓名:张清俐 卢建如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禹瑞丽)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