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 >> 本网原创
中华文化通识课(前言)
2021年04月08日 15:0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王蒙 字号
2021年04月08日 15:0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王蒙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书影。出版社供图

  我想起几十年来直接与外国朋友讨论中国文化的情形,觉得有趣。

  1982年,在美国纽约联合国秘书处的一次讲演后,一位朋友问:“听说在中国,一切书籍的出版都要事先经过政府的审察,是这样的吗?”

  我反问:“您知道中国一年出多少种新书吗?近20万种。如果所有的书都经政府审察,国务院各部委工作人员,只能天天读书,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便要改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读书俱乐部, PRC 就要变成 PRCC(People's Reading Club of China)了。”

  同年,在纽约圣约翰大学的一次研讨会上,一位通过婚姻得到了美国国籍的青年向我宣读“告中国作家书”,就是说中国有很多问题,“中国作家们,你们到哪里去了?”责备中国作家没有冲锋陷阵,没有起到“公知”作用。我回答:“中国作家当然是在中国呀。中国人在中国,改革开放,发展建设,决定自己的选择,中国的选择,解决自己的问题。那么您呢?您这位中国同学,您到哪里去了呢?看来您是在纽约嘛。”

  1986 年,我在文化部长任上应邀与在华工作的外国专家座谈,谈到为什么共产党要领导文艺的时候,我说明,中共是一个革命的党,革命要集中一切社会力量社会功能争取革命的胜利。我还说,我们这里党是领导一切的,党就是一切的“一”与一的“一切”,不仅领导文学,也领导您正在饮用的崂山矿泉水的生产。怎么样?这种牌子的矿泉水,质量如何?

  29年以后,2015年,我访问土耳其,与该国前总统居尔在伊斯坦布尔见面,我们谈到土耳其著名作家于米特和他的畅销书《伊斯坦布尔死亡纪事》,居尔先生说,此作家原属左翼,后来有了变化,他说:“作家嘛,还是喜欢民主自由的。”

  我说:“中国作家同样是喜欢民主自由的。”

  他对我的说法极感兴趣,说是愿闻其详。

  “我是为了民主自由从少年时代就参加了推翻旧政权的斗争的。中国现在也承认民主自由是核心价值的组成部分,问题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不可缺少。中国不能发生混乱,没有其他力量可以代替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居尔说,他理解并同意我的观点:中国需要的是一个强势的政府。

  我很难算是什么文化“学者”,毋宁说我是个文化“行者”“业者”“恋者”与文化思考者。童年读四书五经、唐诗宋词。青少年阶段追求与践行革命文化,包括鲁迅、毛泽东、华岗、艾思奇、沈志远、刘少奇与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季米特洛夫、加里宁、法捷耶夫、伏契克、爱伦堡。我做地下党员,然后先是新民主主义后来是共产主义青年团的工作人员,然后是落马受挫,然后是人民公社副大队长,然后是新疆各兄弟民族的语言、文化、宗教、生活、歌舞、风习典籍与书本的热爱者。然后是改革开放,与闻其盛,笔耕弄潮,文化班头。然后面对发展变化争论欢呼物议躺枪,又是常写常做,常议常新,常写常闻,常是若有所悟,若有所得,若有所误,若有所坚持,所超脱,所跨越,所困惑,所清明、旷达、明亮,道通为一,天道无亲,常与善人。

  作为小说人,我们最喜欢讲的是两个字——生活。我们说,生活是文学艺术的源泉。同样,文化离不了生活,生活承载着、体现着、接受着文化,也创造着、推动着、形成与积累着文化,如果说不揣冒昧地敢于放谈文化,不是靠我的科班训练,不是靠我的博学强识,而

  是靠我的生活经验积累,靠我对生活的用心用情用智用头脑,靠的是爱读书、爱思考、爱生活、爱各项实际工作,从生活里发现学问,从学问里发现生活的真相真谛。 80 多年过去了,我拥抱着文学,拥抱着文化,拥抱着生活,热烈执着,难分难解。

  例如,老子说:“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矣。”许多古今大家都觉得老子说得太过分了,批评老子的人还说,例如大家都知道西施美丽,从而显出了东施的丑陋,但东施的丑陋并不能由西施负责,而且西美东丑的事实谁也否认不了。但是一

  些金融券界的朋友觉得老子的意思特别好懂而且有教益,他们告诉我:我们都知道,一旦优选股被炒得过热与泡沫化,底下就会是此股的崩盘了。

  还有庄子的著作是那样玄妙神奇,然而庄子的名言“室无空虚,则妇姑勃谿”,就是房子太小了,婆婆与儿媳妇容易拌嘴。用这样的低实小的例子讲虚室生白——空屋子更亮、谦虚的人更敞亮的道理。看啊,我的思路是追求学问经典中的人生与世界的况味与真谛,生活

  实践经世致用中的智慧积累与真知灼见。我的意图不在于从书到书,而是从书到生活,到实践,到现实,到幸福、大美、健康与生活质量,到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道无术、大德无名、大勇无功、乐山乐水、仁者无敌。

  近40年来,我在从未放弃我的主业——小说写作的同时,致力于对孔子、孟子、老子、庄子、列子、荀子、《红楼梦》、李商隐等的咀嚼领悟,致力于对于地球万国万民的接触,共访问了 61 个国家和港澳台等地区,更频频地与国内外各方面人士谈论切磋起文化课题来。

  文化范畴的内涵极宽广,理论上说,除了自然界的固有存在,一切人类的生活、活动、思想、认知、经验、积累、记载、途径、方式、符号、规范,直到幻觉、梦想、内心、精神动静,都是文化。近几年,所谓酒文化、竹文化、舌尖文化、卫生间文化,从修齐治平外

  事到屙屎撒溺无不文化就是明证。

  同时,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提法日益全面与成熟。党的十九大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源自于中华民族五千多年文明历史所孕育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熔铸于党领导人民在革命、建设、改革中创造的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植根于中

  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文化自信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发展中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样一些重要的提法,也呼唤着更深入、更具体、更联系实际的旁征博引、钻研探讨、消化领会、推敲掂量,有所思量,有所回顾,有所发挥,有所发现,有所开拓发掘。

  文化是一个民族的命脉。中华文化源远流长、灿烂辉煌,为人类文明作出了巨大贡献,但也饱尝了艰难、尴尬、焦虑与痛苦。

  文化是我感兴趣的话题,也是我喜欢谈论的话题。特别是近 10余年来,我思忖着努力着从文化的角度思考问题、理解现状,也理解中国与世界的沟通:难点与管道。

  与此同时,我们众多的在不同岗位上奋斗着的朋友,几乎天天说到文化,说到中华传统,说到中国特色,动情地说到有关中华文化的珍贵与优秀,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更深入地讨论一些有关的文化层面呢?一位负责过对外宣传工作的领导同志曾经说过,他与几位文化学者出国访问,一位听众问:“你们常说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请问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表现在什么地方?”领导请出访的教授当中最资深的学者回答这个提问,资深教授说:“没有办法讲的,既然博大精深,又如何可能三方两语说明白呢?”

  说不明白也得说说,否则,只能承认我们对自己的文化的无知。

  例如,中国的文化是一与多的文化,是阴阳的互体,化育、对立、同根,是五行的相生相克,是八卦的纷繁变化而不离其根本规律。养生讲究的是阴阳平衡,治国讲究的是刚柔相济,做人要求的是舒卷自如,征战推崇的是不战而屈人之兵。世界观、人生观是阴阳和谐,生生不已。中华传统文化信服天下定于一。同时圣人无常心,以百姓之心为心,就是说一必须符合多的意志与心愿。民心即是天心,民谣即是天意与谶语。一如果长期违背了多,就是无道,就要从被承载变作被颠覆。中国的文化需要成长自身的民主与法制、科学与技术、公共管理与公平竞争,世界也需要理解与尊重中国文化的整合、机变与富有个性的选择探索能力,在弘扬、发展、创造的努力之中,中华文化可以推陈出新,可以永葆活力,可以摸着石头过河,走出自己的道路,缔造自身的现代化,为人类提供自有特色的经验,从而对世界作出更大的贡献。

  《中国文化通识课》一书书主要是近 40 年来我关于文化问题的文章、演讲、对谈,进行理路编纂、辑录、校正。这些工作由中国海洋大学王蒙文学研究所所长温奉桥教授大力协助。 2018年,曾以《中国人的思路》书名出版于外文出版社,该版更侧重从对外文化交流与讲好中国故事的角度措辞立论。此次,依既定计划,根据进行干部的文化通识教育的要求,我又做了一些重要的调整和较多的充实,以现题名出版。

  作者简介:

  王蒙,1934年出生,河北南皮人,著名作家、学者,曾任文化部部长。少年时代参加革命工作,1953年开始文学创作。2019年9月被授予“人民艺术家”国家荣誉称号。2020年出版《王蒙文集》50卷。曾获茅盾文学奖、意大利蒙德罗文学奖、日本创价学会和平与文化奖,并获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澳门大学荣誉博士学位以及日本樱美林大学博士学位。代表作有:《青春万岁》《这边风景》《活动变人形》等。

作者简介

姓名:王蒙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蔡毅强)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