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 >> 本网原创
【开卷有益】韩庆祥:建构人学的必要性
2021年04月21日 08:5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韩庆祥 字号
2021年04月21日 08:5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韩庆祥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为什么需要建立一门相对独立的人学?对这一问题,许多人思考的出发点是不同的。

  (一)西方思想家关于建立人学的必要性的思想资源

  苏联的阿纳尼耶夫和弗罗洛夫认为,以往各门有关人的学科都从不同的侧面、运用不同的概念方法对人进行研究,这样看到的人是一个零碎不全的人,而不是完整的人。质言之,人们还不能从各门学科所积累的关于人的知识中得出有逻辑联系的整体图景。而在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人对自然的作用空前巨大,改变了的自然的反作用也空前巨大,在这样的条件下,人的生存和发展前景成为一个全球性的、总体性的问题摆在科学知识的前沿,它要求人们一方面深入地认识自然,特别是改变了的自然;另一方面要深入地认识人自己。这就要求人们把正在积累的关于人的材料统一起来,要求从不同学科的相互联系中对人的问题进行综合研究。因此,在今天研究人的问题时,出现了协调各种不同学科,即进行综合研究的趋势。在这种趋势下,建立一门相对独立的、关于人的统一的人学就显得十分必要了。

  阿纳尼耶夫在1977年发表的《论现代人类的一些问题》一书中指出:“理论和实践的人学将成为科学发展最主要的中心之一。”苏联心理学界最有影响的人物之一、苏联科学院心理学所所长洛莫夫不同意他的主张,认为“建立关于人的统一科学,其根据至少在现在并不比建立关于自然或关于社会的统一科学更充分。不管怎么说,这样提出问题为时尚早”。显而易见,上述分歧是围绕有没有必要建立一门人学,即从有关人的各门学科的相互联系中对人进行综合研究的科学这一焦点展开的。

  西方一些思想家思考问题的出发点与此不同。如萨特认为,马克思主义者没有对个人本身的一般问题进行专门系统的研究,而在现代资本主义社会条件下,个人的存在、发展、自由和尊严等问题日益突出,因此,他主张建立一种存在主义人学,来探讨个人存在和个人本身的一般问题,以填补马克思主义者在这方面的缺陷。

  (二)我国建立人学的必要性

  苏联和西方的人学思想对我国学术界均有影响。多年来,我国学术界也开始研究“人学”,写“人学”文章,编“人学丛书”,这说明我国学术界已认识到建立人学的必要性。综观我国近年来人学研究的状况,关于建立人学的必要性的观点大致可归结为以下两种。

  第一种观点认为,人们在科学研究中,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研究人的问题这一艰巨任务,仅仅通过一门或几门专门学科是不可能完成的,只有通过全部社会科学、部分自然科学和技术科学的共同努力才有可能完成。但是怎样结合和沟通各个层次、各个侧面,各门学科对人的问题的研究呢?怎样从主客体统一的角度来研究人的生存和发展呢?怎样克服各门学科对人的研究的片面性呢?这就迫切需要建立一门相对独立的、统一的有关人的科学,即人学。

  第二种观点认为,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由于受教条主义的影响和极左思潮的冲击,马克思主义被看作是与“人”无关的学说,认为它不关心人,不涉及人性,不解决人的问题,而是一种仅仅注重关于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这种观点认为,马克思主义必须对人的问题进行专门系统的研究,甚至主张马克思主义实质上就是一种新的人道主义。为了加强马克思主义对人的研究,很有必要建立一门相对独立的马克思主义人学,使之成为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一个分支。

  以上两种观点并不是互相排斥的,而是互相补充的,它们都是从学科建设的角度来论证建构人学的必要性。前者注重对人的整体的研究,后者注重对人的本质的研究。这些观点都是正确的,但又是不够的。笔者认为还有第三个必要性,那就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需要,因为人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国家的主体,人是什么样的,直接影响着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状况。

  认为马克思主义过去忽视对人的研究,是不确切的。因为马克思主义研究群众、阶级、社会集团都是在研究人,但是对个人确实研究不够。所以确切地说,马克思主义过去忽视了对个人问题的研究。这种忽视是有其社会原因的。

  在阶级斗争和革命的年代,许多时候,人们处在你死我活的战争和斗争中,这时突出的问题当然是阶级斗争、群众运动,个人问题被放到次要地位。那时,个人只有在集体中、在阶级中,才能求得生存和发展。实际斗争的需要,经常要求个人牺牲自己的兴趣、爱好、志愿和个性,甚至自己的鲜血和生命。

  在和平建设时代,整个形势发生了根本性变化,过去被遮蔽的许多个人问题凸显出来了,要求给予理论上的分析。在和平建设时期,应尽可能地把个人的利益同社会事业统一起来,以尽可能地满足个人的利益和愿望来完成社会主义建设,只有把个人积极性充分调动起来,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才能顺利进行。在 20 世纪 50 年代,我国 已进入这样的时期。然而有差不多 30 年之久,由于受教条主义和个 人迷信的影响,我们一直未能从战争年代的思想状态下转变过来,依 然排斥对个人、人性和人道主义的研究。这一转变,终究在改革开放时期开始了,之后,人们逐渐开始关注、研究和讨论人性、人道主义等人的问题。尽管这些研究和讨论遇到一些波折,尽管在若干问题上还存在意见分歧,但专家学者一致认为,必须深入开展对个人问题的研究。我国体制改革的重要目标之一,就是要充分调动每一个人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如果不对人的问题进行研究,是不可能建立起马克思主义人学的。

  (作者系中央党校一级教授,中央党校专家工作室领衔专家。本文节选自《论马克思开辟的哲学道路》韩庆祥著,天津人民出版社2021年2月出版)

作者简介

姓名:韩庆祥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蔡毅强)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