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 >> 本网原创
【开卷有益】阅读中国的正确方式
2021年06月17日 12:3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陈晋 字号
2021年06月17日 12:3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陈晋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陈晋新书《问答中国》是中宣部2020年主题出版重点出版物,这本书是浸透他多年心血,全书以“读懂中国,难在哪儿”这一问题作为开篇,围绕中国愿望、中国道路、中国制度、中国共产党、中国文化、中国与世界等六个核心视点,通过200余段问答式的对话,读懂过去、当下和未来。

  问:要读懂一个曾经陌生,现在也不算太了解的国家,即使拥有足够信息,甚至转换立场,也难实现。因为各国都有自己的利益所在,还受其文明和价值观的支配。

  答:确实。阅读中国,为什么会有不同立场?秘密在于阅读者的利益需求和价值观支配。

  中西方虽然有利益分歧,但毕竟存在不小的“利益汇合点”。如果有寻求和扩大“利益汇合点”的想法,阅读中国,无论是“横看成岭”还是“侧看成峰”,各种观点都是可以讨论的。

  现在的问题是,许多关于中国发展起来后一定会对世界形成威胁的言论,靠的是将来一定会怎么怎么样的假设,也没有拿出中国在历史或现实中,确实给别人带来伤害的证据。看起来,这属于被“假设”的利益驱动,导致不负责任的“误读”。

  问:按西方的历史逻辑,每一个大国的崛起,总会不断拓展延伸它的利益边界,担心中国的发展导致自身利益受损,是可以理解的。

  答:中国的发展,引发别人担心,虽属人之常情,但毕竟不宜把“担心”作为阅读的出发点。

  拉法兰出版《中国悖论》后,法国电视台《政治节目》的主持人问他:“您的描述让人觉得中国人都是爱好和平与对话的‘天使’,他们被误解了。中国深入投资非洲、收购欧洲港口等做法不正是‘侵略性扩张’吗?”

  拉法兰以他的方式回答说:“中国当然要谋求发展,要保障自身利益。您能找到一个不寻求维护自身利益的国家吗?中国在历史上从来不是好战者,参与战争是因为先被侵犯。中国人发现非洲比欧洲人早,但从未殖民非洲。中国也从未主张扩张主义、军事帝国主义等。所以,恐惧中国才是最糟糕的事。”

  是不是有些奇怪?如果把投资非洲、收购欧洲港口这类正常的商业活动视为“侵略性扩张”,那又该怎样解释发达国家在发展中国家比比皆是的“深入投资”呢?又该怎样解释欧美国家的企业和资本在中国市场的许多收购之举呢?没来由的不合常理的利益“担心”,难免生出没来由不合常理的误读。

  把中国当朋友,不一定成为盟友,但肯定不会成为敌人。中国发展向世界拓展延伸的方式,从来是竞争而不对抗,结伴而不结盟。如果把中国当敌人,很可能就真的在自己的想象世界里创造出一个“敌人”,往现实世界看去,满眼都会是这个“敌人”的影子。

  中国有句成语,叫“邻人疑斧”。是说有人丢失了一把斧头,他怀疑是邻居家儿子偷的,于是便仔细观察,发现这小伙子走路的姿势,说话的声音,面部的表情,都像是小偷。不久,他在自家屋子里发现了那把斧头,再观察那个疑似偷斧头的小伙子,觉得走路的姿势,说话的声音,面部的表情,都很正常,不像是小偷。

  一些人阅读中国,是不是有些像这个以为丢失斧头的“邻居”呢?

  问:现在说说影响读懂中国的价值观。

  答:我的感觉是,现在的西方政坛、媒体及智库的骨干,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出生的,他们认识和判断事物的思维方式和价值标准,和经历过“二战”的老一代人,已经有明显区别。

  因为有“二战”的伤痛,老一代人在看待异己的事物时,通常是“求同”先于“存异”,“竞争”多于“硬撞”,搞好自己的事重于干预别人的国,寻找盟友多于树立敌人。这就是美苏“冷战”几十年,终究没有演变成世界性“热战”的原因。1962 年古巴导弹危机,在千钧一发之际,美苏两个超级大国也能够相互妥协。

  西方今天的某些精英,多少改变了先辈们的处事方式。维护自身利益和价值观,更倾向于“零和”博弈,重“存异”轻“求同”。如何“存异”,如何“求同”,也偏于实用主义。这就导致价值标准不确定,有时候甚至自相矛盾。在阅读中国的时候,容易采用两套价值标准,对中国一套,对自己一套,结果是出现“先天性误读”。

  比如,关于中国的制度体系和治国理政方式,表面上是西方关注的焦点,实际上可能是一个盲点。因为对己对人是两套价值观,虽然在关注,但难免是雾里看花,最终看到的只是自己愿意看到的。

  价值观支配的阅读,自然会预设前提和标准,容易形成这样一种阅读逻辑:中国虽然也在现代化过程中,但采用的制度、拥有的文明、实现发展的道路,和西方的现代化模式不一样,不符合西方的价值准则,是个异类。所以,我们不信任你,要质疑你。

  问:这个指控可能很严重,能举个例子吗?

  答:2019 年,香港黑衣暴徒冲进香港立法会机构,美国一位政治家说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2021 年,特朗普拥护者冲进美国国会大楼,还是这位政治家,又说是“对民主的无耻攻击”。

  同样一座山,横看,是绵延的山岭;侧看,它变成了孤立的山峰。

  问:看来,这里面会有很多故事。

  答:有幅传播很广的照片,貌似一名香港警察躲在墙角打冷枪。看起来好像是这么回事,“有图有真相”。但“真相”被不久公布的同一位置的俯拍全景照片揭穿:一个警察在孤零零地执行公务,周围挤满了100多个记者,所有的镜头都对准这名警察,就是没有一个对准前方的暴徒。人们只看见自己想要看到的东西,而作为记者,只报道自己想要报道的东西,就有些黑色幽默的感觉了。

  合法的游行集会参与者,一般都不会故意隐瞒身份,或者把自己的脸蒙起来不让别人看见。否则,会容易滋生犯罪意图,放纵犯罪行为。几乎所有的西方国家都有禁止蒙面的法律,美国早在1845 年就制定了禁止蒙面的法律。最严厉的是加拿大,违反“禁蒙面法”的人最高可处10年监禁。中国香港特区政府2019 年制定《禁止蒙面规例》时,美国等西方国家却告诉香港特区政府,不得通过这部法律,而且语带威胁。

  我感觉,“阅读”中国,如此使用双重价值标准,如果诚实,内心应该会有纠结和不安。因为它伤害了民主自由的崇高含义。

  作者简介:陈晋,原中央文献研究室副主任,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委员,研究员,著述和电视作品分获中国图书奖、国家图书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等十余项重要奖项,多部作品产生广泛影响,《伟大也要有人懂:小目标 大目标中国共产党一路走来》获2017年年度“中国好书”并入选中宣部第八届优秀通俗理论读物推荐活动,《速读新时代》获2018年年度“中国好书”,《中国道路与文化自信》入选2020年“优秀通俗理论读物出版工程”等。

  (本文节选自《问答中国》)

作者简介

姓名:陈晋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蔡毅强)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