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书 >> 书评
【学理书简】在学术创新中构建中国伦理学
2021年09月30日 10:1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邓建伟 字号
2021年09月30日 10:1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邓建伟

内容摘要:作为学人,理当通过学术创新来解释好中国道路、提振好中国精神,构建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哲学社会科学体系。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021年5月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给《文史哲》编辑部全体编辑人员的回信中明确指出,“增强做中国人的骨气和底气,让世界更好认识中国、了解中国,需要深入理解中华文明,从历史和现实、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角度深入阐释如何更好坚持中国道路、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这是对当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的殷切寄望和根本要求,作为学人,理当发奋努力,特别是要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内,通过学术创新来解释好中国道路、提振好中国精神,构建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哲学社会科学体系。

  最近有幸拜读武汉大学哲学学院教授李建华所著的《道德原理——道德学引论》(以下简称《原理》)一书。这是一部原创性中国伦理学著作,尽管作者主张伦理学与道德学的适当分离,但我还是宁愿把这本著作放到“大伦理学”视域中来理解,有耳目一新之感。首先,《原理》明确了道德学与伦理学的区分。长期以来我们对伦理与道德不加区分,甚至相互替代,导致伦理学概念的语义混乱,特别是进入到道德社会学领域,我们真的不知道是使用“道德”还是“伦理”好。按我的理解,“伦理”才是社会性或交互性的,“道德”更多的是指个体要求。《原理》在严格区分“伦理”与“道德”的基础上,提出道德学的特殊性、问题域、功能作用及研究方法。当然,这种区分可能会受到不同方面的学术质疑,因为“伦理学是研究道德问题的学问”已经成为一种所谓的“常识”。而学术创新往往是从打破“常识”“常规”开始,仅凭这一点,我要为《原理》叫好。我们构建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哲学社会科学体系,必须从打破常规开始,特别是要敢于打破长期受西方学术思想和学术范式束缚的局面,真正拿出中国学者自己的原创性成果来。我认为,《原理》就是一种尝试,特别是在中西方伦理学资源的融合上研究得十分透彻。

  其次,《原理》构建了一个相对完整的、全新的道德学理论体系。《原理》坚持以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立场与方法为指导,以道德运行轨迹为基本依据,动态地揭示了道德存在、道德价值、道德内化、道德外释、道德演化的主要问题、一般过程与环节,强调道德变化就是这五个环节不断循环的螺旋式上升过程。正因为作者对道德现象有着动态、系统、全面、深层的把握,才有道德学体系的科学构建。这种从道德哲学、道德心理学、道德社会学到道德预测学的多学科、多方法立体式构架,充分体现了当代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跨学科特征。伦理学是知识依赖性很强的人文科学,离开了相邻学科的概念与理论,伦理学理论难以展开。我在这本书中看到了许多熟悉的社会学概念与理论,经过作者的改造与适度解释,自然转换为伦理学的内容,可见作者在伦理学研究中理论嫁接与借鉴的功夫十分了得。还让我特别欣慰的是,《原理》对现代性中的道德线性发展(进步)理念提出了质疑,积极倡导一种道德适应主义和道德情境主义的学术立场,这也是我多年从事社会学研究正在寻求的一种思路。可见《原理》不但试图构建一种新的理论体系,也想在研究进路与方法上有所突破。诚如万俊人教授的推荐语所言:“以道德之‘存在—价值—内化—外释—演化’为主线,层层递进,析理立论,同时通过与伦理(学)、美德论等诸多伦理学理论类型比较分别,在理论逻辑演绎和历史暨类型学比较之交叉建构中,证成一种严格意义上的道德学,是一部极富理论抱负和思想创建的学理著述”。

  另外,《原理》还提出了“道德尊严”“道德幸福”“道德效力”“道德模仿”“道德服从”“道德宽容”“道德空间”“道德适应”等原创性概念与理论。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语境下,能够成为共识的正是创新学术话语体系、提出中国学术的关键原创性概念。《原理》在这方面作出了努力。虽然这些概念与理论是否成立或成熟,我不敢定论,但敢于提出新概念、新理论,应该成为一种追求,成为一种习惯。我所处的社会学领域早已经有过“本土化”创新,中国的伦理学也应该有“中国化”的想法与实践。《原理》不是一本项目式的应时、应境之作,而是作者30多年思考道德问题的理论总结,所以在篇章结构、目录标题上都非常讲究,特别是“结语”采用了长诗的形式,并且是以《道德经》八十一章每章的启首字为头而创作,八十一行诗充满了作者的道德理想主义激情与坚守,这种文学化的表达方式,也是值得首肯的。

  当然,任何一部学术著作特别是原创性著作不可避免地会存在学术上的不完美之处,甚至学术“漏洞”,《原理》也不例外,如,区分道德学与伦理学真正的学理依据是什么?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人性与道德到底是什么关系?在道德学视域究竟如何理解规范伦理学与美德伦理学?道德幸福、道德权利、道德自由是否可以单独成立?道德预测是否可能?道德继承是道德学的问题还是伦理学的任务……这些问题也许会遭受学术界的质疑,但只要有利于伦理学的学术繁荣与发展,对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伦理学有启发意义,不完美的创新总比完美的守旧好。

  (作者系湖南工商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

作者简介

姓名:邓建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蔡毅强)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